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苏淮夜白羽小说阅读

2020-09-12 11:15:23

苏淮夜白羽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苏淮夜白羽小说阅读,苏先生套路深讲的是。然后陆余就屁屁颠的溜了,既然苏淮夜答应了,那么他要赶紧去给自己的梦想添砖加瓦。

《苏先生套路深》精选:

“果然是无良导演。”

“我的梦想,你要不要支持。”

“滚。”

……

然后陆余就屁屁颠的溜了,既然苏淮夜答应了,那么他要赶紧去给自己的梦想添砖加瓦。

陆余和苏淮夜电话中的交易无人知晓,苏淮夜私宅内,被挂了电话的贺小天一脸为难。

“怎么了?”白羽将目光从剧本上挪开,眼角还含着泪水,望向贺小天。

贺小天先是惊了一下,连忙上前两步:“白羽姐,你怎么哭了?”

对于贺小天的一惊一乍,白羽不甚在意的摆摆手,示意自己没事。

“苏淮夜说了什么?”她看贺小天挂了电话就一直脸色不好,想必苏淮夜没有答应她的请求。

果然,贺小天如实以告。

白羽淡淡的嗯了一声,表示自己知道了,又向贺小天道了谢,送走了贺小天。

既然贺小天转告没用,她就自己去讲。不论如何,她也一定要争取到这个角色。

整整一下午,白羽一直在揣摩着剧本中的每个角色,明天就要试镜,时间相对紧张,现在她只能临时抱佛脚。

苏淮夜回来的时候,白羽正沉浸在剧本架构出的世界之中,以至于苏淮夜的开门声她都没有听到。

苏淮夜慢慢的踱到了她的身后,看着白羽安静的模样,想起了当年和她一起念书的时光。

苏淮夜不忍打断她,却不得不打破此时的静谧:“小羽,休息一会儿吧,这样对眼睛不好。”他能猜到白羽该是看了许久的书了,他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疲惫。

白羽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,才意识到房中多了个人。

“你回来了啊?”白羽倏的站了起来,由于太过紧张,差点跌倒。

好在苏淮夜顺势伸出了手,将她一把搂入怀中。

白羽紧张的将手放到他的胸前,阻隔了两人的距离。苏淮夜见他无比紧张的样子,心头偷笑,面上却是毫无表情。

白羽试着挣脱了几下,却没成功。她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:“放开我。”

苏淮夜却没有像以前一样那么由着她,唇角微微翘起,邪魅一笑:“我要是不放开,你要把我怎样……”

他今天倒要看看,白羽能忍到什么程度。之前的事情他纵容了白羽,现在也是时候讨回些什么了。

白羽气得脸蛋都红了,支支吾吾了半天,欲语还休的样子引得苏淮夜心底发颤。

“你……我自然不可能拿你怎么样!”白羽一改之前的结巴,语气变得强势起来,“毕竟你现在可是我老板,我得罪谁也不可能得罪你啊!”说完还无奈的翻了个白眼。

苏淮夜有些新奇于白羽的活泼,打算不再戏弄于她。

白羽骤然被松开,还有些不适应,轻轻的揉捏了自己有些微疼的手腕。苏淮夜下手真是没个轻重,她整个手腕都红了。

苏淮夜看见她的动作,自然也察觉到了她手腕的红痕。心下一紧,他刚刚手上没有轻重,恐是伤了她。

“疼吗?”苏淮夜小心翼翼的将她的手抬起。

白羽在心底暗暗吐槽,猫哭耗子——假慈悲。面上还是一派天真,仰起一张笑脸:“没事儿,不疼的。”说完还不在意的甩了甩头。

苏淮夜听她这么讲,就放心下来了。

陈姨将晚餐准备好了,两人自然的吃着晚饭。空气中散发着一种微妙的气氛,两人谁也没有开口,谁也不想打破这种平衡。

用完晚餐,白羽自然而然的提到了剧本的事情。下午贺小天没有从苏淮夜那里得到好结果,她现在还是要争取一下的。

苏淮夜皱了皱眉,下午他听贺小天说的时候,还没怎么在意,也就顺势跟陆余定下了结果。如今白羽再来跟他讲,直接就影响到了他的心情。

“我苏淮夜的女人只能拥有最好的东西。”他是不可能放任白羽去做一个小配角的,他将她视若珍宝,又怎么可能让人家争去她的光芒。

白羽先是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苏淮夜居然将自己划为他的所有物。她很是羞恼,却又毫无办法。

“但是我更喜欢清明这个角色!”一想到剧本中这个女二敢爱敢恨的性格,白羽又说不出的喜欢。她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更喜欢的东西呢?

苏淮夜冷哼一声,对于白羽的坚持不放在心上:“管你是清明还是端午,你只能饰演女主角。”苏淮夜并不在意白羽在娱乐圈的事业如何,他只需要她明白,她是不可能给别人做配的。

白羽发现自己在这件事情上,无论如何也无法跟他讲通,心底有些说不出的难受。这是苏淮夜第一次没有纵容她,第一次这么冷漠的拒绝了她的请求。

习惯了苏淮夜的纵容的她竟然会有些不习惯,她不相信苏淮夜看不出这个剧本明明是女配更出彩,更不相信他看不出自己根本就不在意番位。

“既然你能做到的事情这么多,为什么不干脆把清明提成主番位?”白羽一气之下口不择言,说出了她以前怎么也不会说出的话。

苏淮夜对于白羽莫名其妙的质问,扬起冷笑:“我没必要满足你的每一个要求!”在他眼中,此时的白羽是如此的陌生。

无论他如何寻找,却都没有找到一丝一毫与以前那个白羽一样的单纯。

她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呢?

人在气头上,说出来的话也会伤人许多。所以当苏淮夜问出那句话的时候,白羽也愣住了。

“呵!”白羽嘲讽一笑,“我以前又该是什么样子的?又有谁规定了我必须是什么样子的吗?”她从进入苏淮夜家以后就开始装乖,就是为了能够留在苏淮夜的身边。

但是现在她没有必要非要呆在他的身边了,与他闹翻又如何!

白羽一边在心头唾弃着自己用完就扔的行为,一边勾起嘲讽的笑直视着苏淮夜。

苏淮夜也看出了白羽的肆无忌惮,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:“不论如何,这件事就已经定下来了,你要么演主角,要么就别演了!”


移动收费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payment

盛世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