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叶宁阎苑廷精彩章节

2020-09-13 18:11:08

这里有叶宁阎苑廷全文预览,看呗为大家提供《》章节阅读,情节精彩动人,吸引眼球,快来看吧。叶宁心细微地刺疼了一下,阎苑廷迈着长腿掠过她,走进大堂,她抿住唇,抬步跟了上去。

《假如他曾爱过我》精选:

中午,艳阳高照,叶宁站在希儋娱乐城外,看着这金光闪闪的几个字刺得眼睛都有些生疼。

“要想救你父亲,就别板着一张冷脸,给我笑。”耳边传来魔鬼般的凛冽嗓音。

叶宁呼吸微滞,扭头看向旁边高大俊朗的男人,扯了扯唇,努力扬起一抹笑。

阎苑廷那双沉冷的眸子扫了她一眼,嘲讽道,“笑得还真是难看。”

叶宁心细微地刺疼了一下,阎苑廷迈着长腿掠过她,走进大堂,她抿住唇,抬步跟了上去。

随着阎苑廷去到包厢。

“阎总,您来了。”一名中年男人迎面走来。

阎苑廷温和道,“魏总好久不见。”

魏总看到旁边的叶宁眼眸一亮,“哟,这是叶秘书吧?”

叶宁礼貌道,“魏总,您好。”

魏总握上叶宁的手,捏了捏她白嫩嫩的小手,对着阎苑廷笑,“阎总,这叶秘书化了妆,漂亮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”

阎苑廷眼底掠过一抹寒光,面无表情地掠过他,“不过就是庸脂俗粉,魏总太抬举她了。”

“阎总这话说的。”魏总猥琐地摸了摸叶宁的手,“庸脂俗粉哪有叶秘书漂亮。”

叶宁压下心中的厌恶,缩回手,“魏总,取笑了。”

她走到阎苑廷旁边入座。

服务员很快上菜,酒局一般是促进关系的好地方,特别是在有女人做伴,美酒相陪的情况下,大家很快就称兄道弟了起来。

有人陆续朝阎苑廷敬酒,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喝上小口,子然独立间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。

“阎总,我敬你一杯?”一名魅力十足的女人婀娜多姿走到阎苑廷的跟前,举着杯酒,坐在了男人的腿上。

男人顺势搂住女人的腰,轻佻勾起她的下颚,笑,“你不喂我,我怎么喝?嗯?”

叶宁夹菜的手抖了一下。

女人狂喜,忙端着酒杯往他嘴里送。

叶宁心脏像是被针刺了一下,忽然一只肥胖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魏总醉醺醺道,“叶秘书……来来来,你陪我喝一杯酒。”

阎苑廷眼底掠过一道诡异的暗光,玩味地转动红酒杯,跟坐在膝盖上的美女谈笑着,看不清任何神色。

“魏总哪的话。”叶宁心底闪过一丝反感,站起身,不动声色地推开他,“这一杯该是我敬你才对。”

“诶,敬酒可不是这么敬的。”魏总坐在椅子上,一把将叶宁拉在腿上,猥琐地笑道,“你应该要学那美女敬阎总一样敬我才对。”

烟味混合着酒气喷打在脸上,叶宁简直作呕,想到她爸还关在监狱里,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端起一杯酒,递到他唇边,“魏总,您请。”

阎苑廷冰眸倏地笼上渗人的寒意。

魏总将酒喝下去,大手还不忘趁机往叶宁后背摸了摸。

叶宁紧咬牙关,保持着礼貌,“魏总,您跟我们公司合约的事?”

“合同的事不急。”女秘书陪客户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,看阎苑廷没反应,魏总更大胆了。

他往叶宁身上嗅了嗅,“叶秘书,只要你今晚陪我,那合约我就……”

叶宁刷地一下站起身,声音有点冷,“魏总,你醉了。”

魏总一把将叶宁拉回原位,大手猥琐地摸上叶宁的大腿,“醉了做起来才欲仙欲死么,离开阎总跟我怎么样?我保证,保管比你待在阎总身边好上……”

“哗啦!”忍无可忍,叶宁一杯红酒泼了过去。

“你特么敢泼我?”魏总顿时火了,一巴掌抡过去。

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攥住男人的手腕。

叶宁看到挡在她面前的阎苑廷,微微失神了一下。

魏总怒目横眉,怒道,“阎总,你什么意思?”

阎苑廷没理他,沉声对着叶宁吩咐,“去车上等我。”

叶宁复杂地看了眼他,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怎么?”魏总神色不悦,“阎总,这是要为了一个小秘书,而……”

“砰!”阎苑廷发狠的朝他踹了一脚。

“哎哟!”魏总猝不及防地被打倒在地,“阎总,你居然为了个女人这么对我,看来咱们的合作也没有必要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浑身布满煞气的男人杀意腾腾逼近,拢起拳头又对着他的脸重重砸了下去……

阎苑廷下到停车场的时候,叶宁正安静地坐在车上。

见他面无表情地走到驾驶座,她仰起头,“对不起,刚才,是我太过冲动了。”

阎苑廷没理她,直接退档倒车离开。

车在街上疾驰,叶宁紧抿了红唇,犹豫几秒开口,“要不,我再回去像魏总道个歉?”

阎苑廷眼底掠过一丝阴霾,猛地一踩油门,叶宁身子往前一扑,又被惯力弹了回来。

“你的事已经办成了。”阎苑廷冷漠地看向她苍白略有些倦意的脸,深邃的眸光里泛出一丝暗色,“我会遵守承诺,让你爸出狱。滚下车,至少在今天之前,别出现在我视线。”

叶宁松了口气,“那麻烦阎总了。”

她拉开门柄,抬步下车,咻地一声,宾利慕尚从她跟前一晃而过。

做阎苑廷秘书这些年,叶宁自然明白了他刚才那句话,他说,今天之前别出现在他视线,意思很明显,别让她回公司去碍他的眼。

叶宁打车直接回到了阎家。

刚进入大厅,习月晴打了通电话过来,“宁宁,爸爸出狱了,替我谢谢苑廷,要是没有他的帮忙,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”

叶宁悬着的心落下,“爸没事就好。”

母女俩随便话了话家常,便结束了电话。

阎苑廷要她去陪魏总拿下今年的合同,饭局上,她不止没能跟魏总谈下生意,还得罪了他,魏总向来极好面子,她让他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丢了脸,势必会对两家公司合作有影响。

阎苑廷非但没有计较,甚至还替她解了围,叶宁几乎有些琢磨不透他了。不过,他今天也的确是帮了她一个很大的忙。

冲完凉,叶宁躺在床上,思考了很久,还是发了条短信给阎苑廷,【酒局的事,谢谢你。】

一分钟后,手机显示信息已读,如往常一样,她发送给他的消息石沉大海,没有一点回应。

叶宁默默盯着手机看了很久,终究把手机放在一旁,闭上了眼。


企业融资公司 http://pazl.pingan.cn/

盛世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