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林凡小白小说-我有一戒在线阅读

2020-11-15 19:28:56
我有一戒第八章 还钱

很快林凡也由着她不管了,有一个不算难看的女生依偎在身边,他感觉还是挺爽的。

以后防备着她点就是了,他就不信,自己有着戒指的大男人会搞不定一个心怀鬼胎的小女生!

来到302病房门口,两人还没走到,就听到里面一阵激烈的争吵声。

哥,你活傻了?还真指望有人捡到你的钱包还回来?尖利的女高音。

拿着你的钱赶紧给我滚!哪怕我砸锅卖铁也不会用你的脏钱!一个男人大吼道。

是,我的钱脏!可它能救命呀!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?你看外面那些老板的底,有几个是能见的人的!

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!我吴修伟顶天立地一辈子,挣钱吃饭凭的是血汗,我花的安心……

林凡瞪了瞪一旁的钱雪,叹了口气推开门,房间内的争吵声戛然而止。

站在门口,林凡朝里屋环视了一圈,只看见靠在墙角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妇女。

两条腿悬挂在支架上,缠着厚厚的绷带,脸上尽是凄凉。

床边一男一女,男人大约四十多岁,两鬓斑白,坐在那气喘吁吁。

另一边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,那女人紧身的黑衣黑裤,拉直的长发几乎全被染成了黄色,好像金毛狮王一般,耳朵上亮闪闪的耳环直径足有十五公分,她嘴里叼着烟卷,手里舞动着一叠大红鱼。

看什么看!要进就进,不进就滚!

那金毛狮王冲着林凡没好气地吼着,林凡也没回口,而是在心里祈祷。

老天爷,可千万别是眼前这位金毛狮王呀!

心里还惦记着还未曾出现的第四个女人,如若是她,这以后的日子可真就凉凉了呀!

姗姗,住口!

吴修伟厉声喝止了要继续开口的狮王。

对不起了,小兄弟,别跟她一般见识,你们也是来住院的?

一旁的钱雪早就对狮王不满,白眼瞟了她一眼,随后对男子愤愤道:喂!你是叫吴修伟吧?

是我。可……我们好像不认识吧?有什么事吗?

钱包是你的吧!我们捡到了,你点一下,看看钱有没有少!

钱雪主动地从叶凡的兜里拿出钱包递给了他,递过钱包的那一刹那,她的眼中分明流露出一丝挣扎,但抱紧林凡的胳膊后,这丝挣扎就立刻消失了。

吴修伟愣了愣,他不可置信的接过钱包,打开朝里面看了一眼,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。

不用点,不用点,一定不会错的。两位真是好人!快进来坐下喝杯水!

不用了,我们还有事,不打扰了。

林凡扯着钱雪就准备离开。

为了不和金毛狮王扯上丁点的关系,急切的想逃离这个地方。

吴修伟一愣神的功夫,林凡两人已经退出病房,他急忙追了上去,拦住了两人,随后深深的朝他们弯下了腰。

别这样,叔!我们当不起呀!

绝对当得起,对于两位来说可能只是举手之劳,可对我来说这可是条命呀!现在得社会好人太少了。

钱雪的脸莫名一红,都不敢多看失主一眼。

没什么大不了的!大叔,不用放在心上,赶紧进去照顾病人吧!

哎~兄弟有事那我也不拦着了,可是无论如何都要把姓名和地址告诉我,日后我定会登门道谢,我老吴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!

啊!看着老吴一本正经的模样,林凡顿时一阵头大。

他躲都躲不起那金毛狮王,哪还会自己主动送上门呢?开什么玩笑。

林凡苦着脸摆着手表示拒绝。

可吴修伟一把拽住了林凡的胳膊,固执的模样大有不让走的意思。

哥!你就告诉他吧,我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,热死了!

如此近距离面对失主,钱雪心虚的直冒冷汗。

回头偷偷瞄了下病房处,金毛狮王正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林凡,林凡经不住打了个哆嗦,随后叹了口气。

叔,我叫林凡。

那住址呢?

银海花园六栋六楼602!这次,没等林凡开口,倒是钱雪一口气把他的地址说了出来,然后急忙拉着林凡向电梯走去。

好人呐!

吴修伟叨念了几遍地址,远远的看着两人的背影,长叹一口气,转身看了一眼门口的金毛狮王,便回到了病房。

林凡责怪的瞪了一眼钱雪,随后大步往外走去。

谁让你把我的住址告诉他的!

告诉他怎么了?又不是去报仇。再说了,不告诉他能轻易放我们走吗?人家也是看着他心虚吗。

知道心虚还偷东西。

看着林凡朝机车走去的背影,钱雪暗暗握著拳头,暗道:加油,钱雪,你一定会成功的。

医院楼梯的拐角处,金毛狮王吴姗姗从柱子后转了出来,看着偷拍两人的照片,摇着头冷笑:林凡?好人?好,算我吴姗姗欠你们一次。

福彩中心外。

好激动哦!

钱雪一脸幸福的模样在林凡身边绕来绕去,嘴里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。

不得不说,钱雪确实有一种不让人讨厌的特殊气质。

林凡终究没有甩掉她,被她纠缠着去领奖了。

你很烦知道不知道!

嘻嘻!人家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吗,哥?你领了钱会不会分我一点。

哼!想得美。

林凡笑了笑,在裤腿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,看着福利中心的大门口深深呼了口气。

毕竟从那扇门一进一出,他的命运可能立刻就改变了!

不分就不分咯,紧张什么咯!哥,那个女人有点不对劲诶。

顺着钱雪的目光看去,一个身材削弱的女人站在路边的树下东张西望,目光始终游走在从福利中心门口经过的人群上,眼神像是要把人看穿透一般。

你同行?

哥,别侮辱我们的职业好不好?我们讲究要融入茫茫人海之中像个透明人一样,你再看她那样子,那么突出,生怕别人看不到她似的,怎么可能是我同行,她要是贼的话我立马一头栽死在这,是不是贼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来,绝对比警察管用多了。

也许是精神上有问题吧!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去领奖。

走得近了,林凡发现,那女子也不过二十多岁,着装精巧干练,长的也眉清目秀的,只是双眼布满血丝,好像几天没睡一半,不过仔细看的话,模样倒却很是耐看,他不由惋惜的摇了摇头。

自从林凡二人出现后,那女人的目光就再也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过。

林凡正准备走进大门。

两位,请等等。

恩?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?

你昨天是不是捡到了一张彩票?

女人直接开门见山,林凡不由心头一紧,看着眼前的女士暗自苦笑,难不成又被彩票的原主人找上门来了?

他低着头看了看戒指,这东西也太虚了吧!只管实现愿望,从来都不善后的吗?

看着林凡的反应,那女人马上肯定了自己的推断,她长出一口气,笑了笑:兄弟,我们能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吗?

你是谁啊?凭什么说彩票是你的呀,想钱想疯了?

一旁本是兴高采烈的钱雪却不满意了。

妹妹,如果我没说错的话,那张彩票是张八加一复式票,早上九点一刻从东方红投注站买的,对吧?

你是怎么知道的?不会是老板告诉你的吧?

不可能的,今天那家根本就没开门,而你们也不可能是外地来的,因为这次开奖就我们省中了一注头奖。

林凡掏出那张彩票,看了看福利中心的大门,又回头看了看眼神中充满乞求的女人。

内心撕裂般的挣扎着,说实话,他真的实在是穷怕了,那节俭的生活真的不好过。但如果让他真的拿了这笔不属于自己的钱,他恐怕一辈子良心不安了!这从根本上就是和他所受到的教育相违背的。

甚至在想,如果没有失主出现,让他痛痛快快的把钱领了,那该多好啊!


钢结构水性防锈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shuiqi/gongyeqi/gangjiegou/
盛世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