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天外有天情外情小说-主角为仓路郎紫瑶小说阅读

2021-01-13 17:02:14
天外有天情外情第十章 血影蛇王

青山长老厉声喝道:“血影蛇王,你好大的胆子,敢闯我教神堂!”

蛇王捋了一下八字胡,洋洋自得道:“奶奶的,我血影蛇王没什么长处,就是胆子大。我闯你太元教神堂怎么啦?怎么啦?”他逼近青山长老,笑道:“你能奈我何?”

青山长老怒极,正要出手以死相拼,旁边的千灵凤已然跃起发难,一招“龙凤爪”只取蛇王要害,岂料蛇王回手轻轻一挡即阻住了千灵凤的攻击,稍一发力,千灵凤立刻被震飞,跌出数米开外。论实力,千灵凤的武技稍逊于蛇王,若在平时,不经百合难分胜负,但此时此刻刚刚大耗真元,功力仅剩两成,又岂能与蛇王对抗?在座的其他长老也都一个样。

血影蛇王得势不饶人,快如旋风在厅堂里转了一圈,点了众人的穴道,使他们动弹不得。

千灵凤叱骂道:“卑鄙无耻的臭蛇王,就会使下流手段,有胆就与老娘放手一搏,看老娘不捏死你个烂蛇头!”

“嘿嘿,奶奶的个死凤凰,”血影蛇王大步走到她面前,道:“我啥时耍阴谋诡计了,啥时卑鄙下流了?”忽然凑近千灵凤的脸,嬉笑道:“早知道你长这么漂亮,老子就不为难你了。”他伸手在千灵凤脸上刮了一下。

千灵凤杏眼圆睁,怒道:“烂蛇头,你敢!”

血影蛇王装作害怕的样子,连连后退,道:“不敢,不敢。我血影蛇王不近女色,还是童子身,你倒贴我我也不敢要!”

忽听太虚教主高声道:“血影蛇王驾临本教,太虚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。却不知蛇王何以夤夜光临我这三宝堂,外面护法的长老们没有对你不敬吧?”

自血影蛇王进门,太虚就一直在想,门外有黄柏、松山护法,以他两人的功力即便一对一也不会输给蛇王,若两人同时出手,那是胜券在握,可偏偏蛇王大模大样进来,如入无人之境,难道两人都已遭遇毒手?心下不免焦虑,便高声说话,看外面的人是否能听到,顺便也试探一下蛇王。

血影蛇王忽然抱拳向太虚行了一礼,装出一副下属的样子,道:“禀告教主,您声音再响外面的人也听不见,因为一个人到外面去追我了,另一个趴在地上睡得正香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太虚心里松了口气。显然他调虎离山,吸引走了一位长老,再回头用迷香迷倒了另一个,至少两位长老没有生命危险。

血影蛇王性格古怪,行事乖张,在元古大陆名声不好,其实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恶行,其恶名多半是因为他绰号血腥,喜欢玩蛇,而常人则闻蛇色变。此时最好不要激怒他,万一他动了杀机,那太元教当真万劫不复了。

太虚淡然道:“血影蛇王果然智谋过人,不愧为一代蛇王,太虚佩服之至。却不知夤夜来访,有何指教?”

血影蛇王得意地笑道:“那是自然,我蛇王一代宗师,有勇有谋,自非常人可比,驯蛇之术更是当世无……”他原是要说当世无双,说到“无”字,忽然心下有点发虚,忍不住瞥了一眼仓路郎,“双”字便再也说不出口。这两日他心里一直念着此事,越想越不得劲,总觉得仓路郎比他技高一筹,再不抓仓路郎去问个明白,只怕心痒难当,夜夜都难以成眠。

“呵呵,奶奶的,呵呵,”他干笑两声,随即转换话题,道:“指教么,当然是有滴。我血影蛇王难得出山一趟,这次受朋友之托,要谋你家美女长老千灵凤之性命,老子和延……延……延你奶奶的。”他原要很自然地说出延哈的名字,猛然想到多有不妥,忙用手捂住嘴,止住话头,接着道:“老子精心谋划,一步三计,你家千灵凤岂有不死之理?”

太虚笑道:“一步三计?说来听听,让我们领教领教。”他忽然发现,血影蛇王其实与外面的传闻不是一回事,隐隐觉得,此人性子率真,喜欢吹牛,而且有点浑,居然当着被害人的面洋洋自得,大谈特谈他的害人之计,当真叫人哭笑不得。

听到领教二字,蛇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道:“当然可以。领教第一计,红罗美人同床计,厉害吧。我指挥我家养多年的红罗蛇上美人床,躲进被窝里,与美人同床,待美人脱光光,嘿嘿!”

此话一出,众人莫不变色。红罗蛇是最致命的毒蛇之一,且身形细小,极难发现,若是躲进被窝里,那床上之人当真危险之极。千灵凤听得更是心惊肉跳,但她纳闷,当时她在房里并没有发现红罗蛇,只有两条蝮蛇,她轻易就发现了,并且还发现了在暗中指挥的血影蛇王。她随手杀死蝮蛇,便持剑去追蛇王。却不知蛇王说的红罗蛇又是这么回事?

蛇王忽然脸色一沉,道:“奶奶的,谁想到你们家小药童白天捉了我的红罗蛇,害得我家宝贝吓得躲了起来不敢见人,我去指挥它,它奶奶的差点咬我一口。害我只好临时捉了两条蝮蛇滥竽充数,这么高明的计策不用一用,岂不可惜。”

蛇王说得坦诚,众人不禁莞尔。太虚笑道;“不说不好玩的,咱再领教第二计。”

蛇王越说越是得意,手舞足蹈道:“这第二计么,就是我故意让千灵凤发现,引她来追我。”

千灵凤心中一凛,原来他是故意让我发现,引我去追他的。

蛇王继续道:“不过这第二计其实不是我想出来的,是……是……算是极高明的卑鄙之计。他们事先埋伏两个人在小树林里,准备好“噬血绵针”,待我跑到他们面前,我就向后撒出迷魂蛇粉,趁追赶我的人手忙脚乱之际,埋伏的两人立刻发射绵针,有了蛇粉的迷惑,来人做梦也想不到其中暗藏毒针。厉害吧?”

听到他用“卑鄙之计”来形容第二计,众人又差点笑出声来,但听到蛇粉、绵针之时,却再也笑不出来。这一招的确够阴险,够毒辣,确是防不胜防。却不知当时千灵凤又是如何化险为夷。

千灵凤后来的确发现有两人埋伏,伺机暗算,后来她还刺伤一人,但并不知道蛇王向他泼洒蛇粉其实是为了掩护那两人发射毒针,心中不禁好奇,那时又发生了什么,让她逃过一劫?

这第二计阴险毒辣,原是十拿九稳的毒招,但千灵凤却显然并没有中招,不知当时又是什么情况,众人个个竖起耳朵,等着蛇王说下去。

“嘿嘿!”蛇王感觉到了大家心中的期待,便卖起了关子,慢慢吞吞地道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这招没成功吗?为什么?为什么?”他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,停在了仓路郎面前,用手指着他道:“又是你们家小药童!”

原来又是仓路郎破坏了他们的第二计。众人心想,仓路郎身体羸弱多病,全无内力,又凭什么救下千灵凤?

“是烂泥巴。”蛇王解答了他们心中的疑惑。“臭小子抓了一把臭泥巴砸了过去,吓得两个埋伏的人不知中了什么暗器,乱蹦乱跳,发射的绵针就失了准头,不知射到哪里去了?”

至此,众人无不对仓路郎的勇气和机智赞赏有加,怜爱之意油然而生,心道,今晚为他耗费大量真气,值了!

千灵凤不觉动容,眼泪夺眶而出,原来这一夜,若不是仓路郎,她已死了三次了!

青山长老忽然插话道:“这第三计么,你就不用说了,我们都知道,是你想出来的,你请出了纳步巨蛇,本来是万无一失之计,结果又是这个小药童,赶跑了你家的巨蛇,害得你们赔了夫人又折兵!”

“正是,正是。”蛇王连连点头,忽然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难道你也在现场吗?”

青山长老冷笑一声,懒得作答。

蛇王脸色一变,恶狠狠地道:“奶奶的,你们说,这世上竟然有人敢抢我饭碗,反了天了不成?”他指着仓路郎,道:“所以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。”他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仓路郎,将他往腋下一夹,道:“今晚我来就是要带他出去玩玩!”

说完,健步如飞,挟着仓路郎奔出三宝堂,回头甩了一句话:“借用一年,如期奉还,勿念勿念!”他速度奇快,转瞬话音渐去渐远。

血影蛇王说走就走,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,黄柏长老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。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

血影蛇王挟着昏睡的仓路郎提气急纵,一路狂奔,一口气冲下南虚山。在山下,他已准备了一匹骏马,即刻上马连夜赶回血影山庄。

血影山庄距南虚山约三日路程,血影蛇王担心太元教的人追来,不走大道,只拣山路走,夜行晓宿,一路潜行。这样赶了两日,期间仓路郎始终昏睡不醒,即便趴在马背上整夜摇晃颠簸,兀自呼呼大睡。白日躲在山林中休息期间,血影蛇王心痒难熬,几次三番要弄醒他,问他蛇语之事,可任你怎样揪耳朵,捏鼻子,弹脚心,他就是沉睡不醒,蛇王无奈,只得由他酣睡。到得第三日,两人已进入血影山庄势力范围,蛇王心下稍安,一夜赶路,人困马乏,便在路边一处树林里的池塘边喝水歇息,不知不觉靠在树上睡着了。

不知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忽然被一阵急促的马嘶声惊醒,他睁开眼睛,眼前的景象让他这个见多识广、胆大泼天的血影蛇王也不禁毛骨悚然,掩面失色。只见他的坐骑倒在地上,两只体型硕大的古巨蜥正在它身上大口啃食,马尚未咽气,一双眼睛直愣愣看着他,露出恐惧无助的神情。他心中一阵酸楚,猛然想起,前段时日曾有蛇民报告说附近山里出现怪兽,专吃毒蛇,村里有蛇民失踪,疑是被怪兽所吃。

血影山庄附近的村落,村民们祖祖辈辈都以养蛇、贩蛇为生,怪兽的出现严重冲击他们的生计。他立刻组织村民搜山,但搜寻多日未见到怪兽的踪影。

想来蛇民口中的怪兽就是这两条古巨蜥了。血影蛇王以前见过巨蜥,甚至想过要降服它们,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巨蜥,几乎比寻常巨蜥大一倍,且凶狠残暴,令人胆寒。他吸了一口气,运足血影神功,大喝一声,发力向巨蜥打去。血影神掌挟风雷之声击中正在享受美食的巨蜥,这一掌贯注了血影蛇王十二分的罡力,足可碎石裂碑,意在一招毙巨蜥于掌下。岂料两只巨蜥只是抖了一下,竟似毫发无伤。受到攻击的古巨蜥停止进食,猛然转头,狂吼一声,奔血影蛇王而来。蛇王“嗖”地抽出腰间的血螣剑,急纵而起,刺向左边巨蜥的头部,巨蜥的头一缩,剑刺中其颈背却被坚硬的黑鳞挡住竟然无法刺入,便在此时,巨蜥高举尾巴,向蛇王猛击过来。蛇王大惊,急忙借力跃开,双脚甫落地,右边的巨蜥已张口咬向他下半身。两头巨蜥一攻一防,竟然配合默契。蛇王再次跳起,躲过攻击,挥剑向巨蜥头部猛砍。巨蜥一击未中,迅速缩回了头,蛇王的剑竟也落空,但剑尖触到了其头部,削下一块鳞片,这时左边的巨蜥已猛扑过来,蛇王纵身后跃,退出巨蜥的夹击。

首度交锋让蛇王惊讶不已。这两条巨蜥鳞质坚硬,刀枪不入,发动攻击像受过训练,左右呼应,互为犄角。要想硬碰硬斩杀它们显然不易,蛇王开始仔细观察巨蜥的身体。

巨蜥一左一右,摇摆着巨大笨重的身体,恶狠狠向蛇王步步逼近,两尺来长的舌头快速吞吐着。蛇王忽然有了主意,身体坚硬,舌头总是软的,舌头也许是它们的软肋。

蛇王迅速向右移动,绕到了右边巨蜥的外侧,想要各个击破。趁巨蜥转身的当儿,他迅疾抖动剑身,剑花闪耀,直取巨蜥的舌头。舌头确然是巨蜥的软肋,巨蜥立刻待在原地,不再进袭,但其舌头灵活异常,蛇王连出三剑,抖出若干剑花,竟一次也没碰到。这时另一只巨蜥赶了过来,再次形成夹击之势。蛇王迅速左移,再次尝试从外侧攻击巨蜥舌头,但巨蜥似乎明白他的意图,忽然张口咬住了他的剑。蛇王大惊,剑既刺不了也拔不出,一时进退维谷,僵持之际,另一只巨蜥又已赶到,张口咬向他的腿部。

蛇王别无选择,只得弃剑闪开。第二次交锋,蛇王明显落了下风,但他仍不甘心,双手各抓了一把血影蛇针,决定再冒一次险,攻击巨蜥的眼睛试试。蛇针纤细灵巧,可以用各种手法发射,不易察觉,临阵对敌,威力奇大,但要用来对付巨蜥却不是那么容易,其发射距离过短,眼睛是唯一有效的攻击部位。一旦攻击失败,可能面临巨大危险。

两只巨蜥始终呈左右夹击之势,向蛇王缓步逼近,嘴里发出嘶嘶的声响,身躯扭动,尾巴轻轻上翘,随时准备发动攻击。蛇王紧盯着巨蜥凶光闪动的眼睛,测算着袭击的时间和距离,他忽然发现在它们的上面竟然还有两只较小的眼睛,偶尔也会眨动,只是不见眼珠。

这时右边稍远的巨蜥忽然加速,向他猛冲过来,左边的巨蜥举起了尾巴,蛇王不动声色,待猛撞过来的巨蜥到得一米左右距离时,发射出第一把蛇针,同时身形快速左移,左边巨蜥的巨尾如鞭子般横扫过来,他即刻腾身而起,在空中发射出第二把蛇针。

第一把蛇针射在了右边巨蜥的眼睑上,第二把蛇针正中左边巨蜥的左眼,蛇王心中大喜,岂料巨蜥吃痛,尾巴疯扫,蛇王双脚尚未落地,臀部一阵剧痛,整个儿被击飞,正巧落在了右边巨蜥的身边,巨蜥张嘴咬住了他的脚踝。

蛇王心中一凉,叫道:“我命休矣。”


燃气锅炉维保 http://www.lianzhongchina.com/glwb
盛世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