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遇你成痴难相忘

2021-04-05 19:38:47

遇你成痴难相忘宋茗微允稷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by飞云冉冉,由三三文学网倾情推荐!失忆时,他叫她娘子。 好了后,他说她是他犯下的错。 他视她如洪水猛兽,命她别再出现。 当天人永隔,他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想要粉饰的一切,早在与她相遇的那一刻已成齑粉,不堪一击。

推荐指数:10分

遇你成痴难相忘

“放开我!”

宋茗微呜呜喊着,正感觉到那肮脏的手就要探入亵裤,她小脸一白,绝望地准备咬舌。

只听得噗通几声,那压在她身上的力道烟消云散,她睁开双眼来,见那月光下,白袍男子仗剑斩下那三个士兵的头颅,鲜红的血色舔着寒光剑滚落在了沙地上。

她瑟瑟发抖,发丝凝泪遮掩她绝美的容颜,只露出那小鹿一般受惊的杏眼。

允稷凝视着她,心绪终于平静,可每一个心跳过后都会莫名刺痛。

视线落在了那裸露出来的玲珑身段,就匆匆撇开,他解下白袍,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宋茗微踉跄着站起来,道:“谢谢。”

然后一步一步朝着山谷外走去,月光清冷,身上的白袍被她的双手紧紧拽着。

只是双腿多处青紫,每走几步就会忍不住腿软跪地。

这般纤弱,又怎么能安全地活到外面

允稷拧着眉,走到她身后,单手将她扛到了肩上,就朝营地走去。

宋茗微抿着唇,一言不发,心却是一松。

只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着。

等到了将军帐,她被安放在了软毡上,而他则坐在了火篝前,温着一壶水。

咕噜噜的倒水声传来,宋茗微睁开双眼盯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,见他转过来,她立刻低下头,双手紧紧地抱着腿,将头埋入其中。

“喝水。”他将水递到了她面前,水杯碰到了她的手背,水温刚好,让人口干舌燥。

她摇了摇头,没接。

然后躺了下来,将那白袍遮过了头,就这样沉沉睡去。

允稷顿了顿,将水杯放到了桌子上,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娇小的裹着他白袍的身影。

他无声将她抱到了床上,准备给她换上薄被,只是去扯那白袍的时候,发现她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拽着,竟是扯不动了。

而那青紫的虐痕就这样一拉一扯暴露了出来,印入了他的凤眸之中。

他松了手,出了营帐喊了人来。

不一会儿,一个营妓端着盆走了进来。

她无声地给宋茗微擦拭,将她那粘腻的头发擦干,再给她擦身,然后抹上一些祛瘀止疼的膏药后,就转身出了营帐。

“将军,奴已经给她抹好了药膏了,只是她受了惊吓,只怕夜晚会睡不大好。”

她低着头,心里隐隐有着猜测。

她来到军营足足三年,从不见将军召女,对那里头的女子这样体贴,却为何不自己动手

“知道了,下去吧,明天白天你再来照顾她。”

话落,允稷入了营帐。

夜半三更,宋茗微做起了噩梦,身体被凌辱的滋味再次袭来,她摇着头苦苦哀求。

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温暖的双臂将她拥入怀,她浑身一颤,紧紧地抱住那人的腰,头贴着他的胸膛,听着那令人安心的心跳声,才没有大哭出来。

“我不走,别赶我走。”

男子没有回答,只是抱着她的手臂微僵。

“别赶我走,别把我丢出去。”

她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梦话,只是反反复复缠绵下来就几句话,仿佛成了她的梦靥,成为了她最为恐惧的源头。

允稷没有撇开她,只是静坐成了禅般,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,她才没了呜咽。

而他才将她放到了床榻上。

他俯首在案边,在纸上写了个冷硬的静字后就提着长剑出帐操练士兵了。

宋茗微醒来的时候,一个女子正给她净面。

“奴,奉命来照顾姑娘。”

宋茗微点了下头,不自觉看了下她的脸,然后顿住。

“你……”

她笑了笑,“是不是和姑娘有几分相似?也是因为这张脸,所以尽管我也是营妓,倒可以自己选择人伺候,不用像别人那样。”

仿佛被人扼住了喉,宋茗微讷讷道:“是将军特许的么?”

她点了下头。

宋茗微怔住,仅仅只是两三分相似,这似锦就可以获得军营里这样大的恩惠。

要知道,军妓是最下等的妓,没半分尊严,如猪狗一般,贱价。

多少女子入了这军营病死的,被人入死,香消玉殒。

宋茗微,这女子能这般,仅仅是因为那叫明双的女子。

她闭了闭眼,好半晌才露出了苦涩的笑来。

似锦却并不懂她的苦,只道:“你可见过将军的画?你长得可真像夫人啊,你别担心,你这样像夫人,指不定就能离开军营,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呢。”

“是吗?或许吧。”

宋茗微休息了三天才看到了允稷的身影,这三天他没会将军帐,听说边疆休战,突厥小王子一行人来大周国示好,作为大周的将军,允稷要做好接待事宜。

看着他准备在将军帐里摆酒设宴,宋茗微也跟着一些军妓忙碌。

允稷正叫人备酒,一转身却看到了她忙碌的身影,他顿了下,来到了她身边。

“一会儿你到药房待着,别出来。”

宋茗微低着头将果盘摆好,闷声道:“我不白吃白喝你的东西,既是军妓该做的事还是得做。”

她陡然冷下来的变化犹如一盆冷水倾盆,允稷凝视着她,正要说什么的时候,有士兵来报,说突厥小王子来了。

宋茗微闻言就退到了一边。

允稷抿着唇出了营帐,不多会儿就迎了一个高鼻深目的男子进来。

他一进来,满屋子的军妓都看呆了去,突厥小王子英气逼人,人长得高大健硕,和将军走在一起是截然不同的美色,自是迷人眼。

期间二人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,突厥小王子的目光在营帐内巡了一圈,就看到了静坐在允稷身后低着头的美貌女子。

他纵观美女无数,头一次见到这样不媚且娇的女子,她只是静静坐着,微垂着头,柔软的发丝散落在雪白的腮边,唇不点而朱,她似乎察觉到了他,霍然抬眼,那麋鹿一般的眸子一眨就迅速低下去,还带着一丝懊恼。

他眯起了眼,笑道:“现如今突厥和大周亲如一家,此次我们来大周也是带了不少美女,不知道作为大将军,可有什么礼物送与我?”

突厥小王子笑意盈盈,目光三番两次看向允稷的身后,宋茗微只觉得如芒在背,眉头轻蹙。


二七租房 https://zhengzhou.c21.com.cn/zufang/erqi-nanguanjie/pg1bs3150es5850ba60ea113
盛世生活网